faul

杀破狼广播剧重度中毒中
听一会想起点什么就去翻翻小说 接近无限循环中

杀破狼 每天读出些小细节

(我不是邪教) 只是发现每次顾昀和沈易分开就出乱子

第一次沈易上任西南提督前脚刚走 京城就被围困四面楚歌 顾昀长庚差点都死了
第二次顾昀长庚下江北查流民疫情瞒报 京城里杨荣贵就以雁王名义造反了 一边长庚入匪窝受重伤 一边沈易还被方钦算计了救驾途中整个人六神无主
第三次顾昀独自去江北吊唁钟蝉 北疆蛮人和江南洋人就同时开战了 顾昀这边吐血沈易那边受伤两边都凶险万分

(我要是长庚我也悄摸摸吃醋一辈子😕)

读仔细了以后发现13岁的长庚已经重度颜控义父沈十六 真心早熟 

杀破狼记录

记一个莫名特别喜欢的一个场面吧

这时,顾昀正身着便装坐在望南楼上,鼻梁上夹着一片琉璃镜——不是他平时瞎起来应急用的那片,是战场上远距离瞄准用的一种千里眼。
长庚沈易都在,片刻后,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道人影闪了进来,正是江北之后就行踪成谜的曹春花。
曹春花进屋以后简单的见了礼,一屁股坐下:“渴死我了。”
长庚习以为常地端过一个大海碗,往里倒满了酒,曹春花脸不红气不揣地接过,一口喝干了,不知道的大概还以为他这是在灌凉水——直到顾昀这酒鬼都看得目瞪口呆,感觉自己遇上了酒鳖。

在京城里顾长沈三人安安静静的深谋远虑同框的场景其实不多,再加一个曹春花,让我莫名想到八九年前在雁回的这么几个人挤在沈先生的小破院子里,大家都长大了,大家却又都没变。好欣慰